那个懂情调的男人,把她送上了人生的不归路(男人有情调的表现)

强哥囝 0 条评论 2022-07-27 16:26

入夜,这条街上又热闹起来了。


砵兰街是这个城市娱乐场所集中的地方。灯红酒绿,白天关着的大门,都打开了,璀璨的灯光,五光十色,很多身材曼妙的漂亮女人在街上招呼着客人。

“于姐,来客人了。”随着服务员小伟的喊声。于雪把手里的烟灭了,刚才还忧郁的脸,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迎了上去。

“强哥,里边的大包间给你们留着呢?走,我带着你们去。”

阿强用手在她的脸上捏了一把:“就爱来你这,叫美娜过来给我们点歌。”

“行,一会儿就让她过来。”关上门,转过头,于雪就换上了一副厌恶的表情。

这种生活不是她喜欢的,可是没办法,路是她自己选的,只能走下去。

你一定不会想到,这个化着浓妆,衣着性感,嘴里吐出一个个烟圈的女人。曾经是一个拥有百万身价的女老板。

于雪今年43岁了,回首她的前半生。只能感叹一句,一步错步步错。

她的原生家庭,父母是在街镇里做生意的,家境殷实。

上面有个哥哥,她是被全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,从小就心高气傲,大小姐脾气。学习不怎么样?可是小嘴太会说,总能哄的家里人抬起巴掌也舍不得下手。

每次惹得父母生气,也总能把理找回来。父亲就常摸着她的头说:“你天生就是块做买卖的料。以后一定比你哥哥强。”

在她十九岁那年,正读高二。家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,把她这个公主打下了人间。

她的大哥,在高速上疲劳驾驶,出了严重的车祸。

对方在送医院抢救中死亡,她的大哥捡回了一条命,下半身也都被卡在了车里。经过几次手术,也没能保住双腿。

漫长的赔偿过程。就像一个大大的针管,吸食着这个家庭的血液,让它变得苍白无力。

大哥的双腿截肢,让母亲伤心得一病不起。整个家的天一下子就塌了。布满了灰暗。

她还有什么心思读书呢。

从小娇生惯养的她,看着痛苦的大哥,愁眉苦脸的父亲,一病不起的母亲。她好像一夜之间就长大了。

她承担起了照顾起母亲和大哥的责任。家里的气氛沉闷得透不过气来。她在母亲和大哥面前都是强装笑脸,用尽心思地开导他们。告诉他们,这个家里还有父亲,还有她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

背地里,她却伤心地默默流泪。

给大哥、母亲看病 ,给对方的赔偿,已经把这个家掏空了。家里的门头房也卖了,年迈的父亲也跑到了盖新楼的工地上打工。

人生总是这样,乌云再遮盖的天,也会有一丝的光透进来。

在于雪人生最低谷的时候,她的第一任丈夫徐晓光走进了她的生活。

徐晓光和于雪是初中同年级的同学。

那时于雪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他只能远远的暗恋着她,偷偷的看着她。自嘲自己是癞蛤蟆天天 惦记着白天鹅。

随着于雪上了高中,他走上了社会。他知道两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有交集,这份爱也就深埋在了心里。

当知道她的家里出现变故,她辍学的消息后。他犹豫了很长时间,不知道是该高兴,老天给了他接近于雪的机会。还是该难过,同情于雪现在所受的煎熬。

他有意地在她家的门口徘徊,想着怎么找到机会,去接近她。

皇天不负有心人,那天他又驻足在她家的门口。正好于雪推着大哥出来晒太阳,轮椅的轮子被一块石子卡住了。大哥身子重,于雪费了好大的劲,也没抬起那个轮子。大哥想帮她,侧着身体,差点让轮椅侧翻。

站在大门外的徐晓光马上跑了进去。扶住了轮椅,把大哥抱了下来。然后把轮椅里的卡的石子弄了出来。又把大哥抱回了椅子上。

“给你,擦擦汗。”站在阳光里的于雪,像一个女神。看的徐晓光,脸红心跳。慌忙地接过了毛巾。掩饰着内心的慌乱。

于雪盯着他:“咱们是一个学校的吧,我好像见过你。今天谢谢你。”

徐晓光腼腆地笑了笑:“我们初中是一个年级的。我家以前住在下面的村子里。去年才搬到镇子上,就住在最后面的那条街。你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叫我。我随时都可以过来。”

“我又没查你户口。”看着他一脸的囧相,于雪掩着嘴笑。

大哥叫于雪拿来了小凳子,叫他坐下。一起说了一会子的话。

从那以后,徐晓光来得更勤快了。走于雪家的大门,比自己家都遛,一时看不见于雪,他都坐卧难安。

于雪的家里,也因为有了徐晓光这个孔武有力的大男人,一下子轻松了不少。也有了笑声。

年下的时候,于雪的母亲好了许多,可以自己下地干活了。就常常和于雪唠叨:“晓光人挺好的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于雪,不是看不出他眼睛里的炙热,也不是不懂他的心事。他的雪中送碳,着实让她感激,但是她总是觉得,他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。她怕自己会后悔,所以一直回避着。

过年的时候,徐小光扛了半扇的猪肉,给他们一家过年。也支支呜呜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,想和于雪一起过日子。于雪红着脸跑了出去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。

在那白雪覆盖的街头,徐晓光拉住了她的手。她没有挣脱,只是任由他紧紧地握着手放进兜里。算是默认了两个人的关系。

五一的时候,两个人举行了婚礼。

两个人过起了自己家的小日子。徐小光安稳本份,性格腼腆,不懂得浪漫。

于雪则心气高,不喜欢平时朴素的生活,喜欢生活充满乐趣。

过了蜜月期,再加上生活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叠加在一起,小吵小闹成了日常。

每次都是于雪掐着腰站着骂,徐小光坐在那里神情呆滞的一句话都不说。

于雪就恨他这个一句话也不说的劲儿。就像两个人打架,不管你用多大的力气,最终都打进了棉花里。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只能是自己生闷气。

年底于雪怀孕了,徐小光还是在镇子里的砖场上班,赚那一巴掌能数过来的钱。

冬天,于雪让徐小光开着家里的破面包车,跑到靠山边的水库,在那里前后地转了一个多小时。徐小光,不明白她在干什么,也只能是跟着后面,小心的看着,怕她摔着。

等上了车,于雪问他:“你看这个地方好不好?"

徐小光不明白她想干什么:“这不就是个废弃的水库吗?有什么好的。”

于雪两眼放光的说:“我惦记这块地方很长时间了。你看水库里可以养鱼,山边可以开地种庄稼。上面的山沟可以下上网子养林蛙。这是一块发财的地方啊!”

听完于雪的话,徐小光也开始放眼向外望,心里又是担忧的说:“包下这么块地方,得不少钱。咱们又不懂养鱼,养林蛙,能行吗?”

于雪白了他一眼:“想赚钱,还不想学习。等着天上掉馅饼到你身上吗?不干永远都不会。”

徐小光转过头看着她:“不会是惦记爸妈说给咱俩在镇子里买门面房的钱干这个吧?要是赔了,我们可就什么都没有了。这么好好安安稳稳的过不好吗?瞎折腾什么?”

自己的爱人不支持自己,还如此的不成气候,让于雪很是生气:“什么叫安稳?老天爷给穷人安稳吗?我们家以后还有些家底呢?不也一下子垮了。什么叫安稳。不想冒险,害怕失败,赔钱,就永远都过不安稳。你不支持我,我就去贷款干。”

徐小光看她真的生气了,话也软下来了:“你现在怀着孩子。等你生了孩子,咱们再弄行不行?”

于雪的口气异常的坚定:“不行,我就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,才下的决心。怀孕又不影响学习。我说,你找人一起干不就行了。”

于雪是个雷厉风行的女子。仗着怀着孕,给徐小光的父母写了借条,从老两口那弄了十多万的启动资金。

她挺着大肚子一趟一趟地跑手续,晚上再逼着徐晓光和她一起学习技术。

到开春,江水开化 的时候,手续都办下来了。

她又雇了人。把水库边上的地都开垦出来。在山沟里种上果树,下上网子,等着养蛙,养鱼。

看着于雪的肚子越来越大,徐小光狠心地辞了干了好几年的工作。成了于雪的手下,她指哪,他干到哪。

不懂养殖技术,请人指导,反复实验,一点一点的扎扎实实的做。还真让于雪把这条路给走通了。

就算是她生儿子,坐月子,都一点没放松管理。每天都指挥着徐小光各种注意的事情。

到年底的时候。不算山边的庄稼,林蛙下山加上卖鱼,去了本钱,还剩了近十万块钱。

数着红红的毛爷爷,徐小光对于雪是更加的佩服了。

夫妻两个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上面了。四五年的功夫,成了镇子里出了名的百万富户。于雪赚了钱,也把她的父母,哥哥带上了生活的正轨,还拿钱给哥哥娶了一个媳妇。

随着手里的钱越赚越多,徐小光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。有了钱,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就都围过来了,几句马屁拍的他找不到北了。

把媳妇孩子都放到脑后去了,不是今天和这个喝酒,就是明天和那个娱乐。

于雪本身对他的感激大于感情。面对这样的他,她就更是容忍不了了。

她果断地转让了鱼塘。带着孩子到县城里买了房。和徐晓光提出了离婚。在县城又开始寻找新的商机。

离开于雪的徐晓光,过了一段纸醉金迷的日子后,才发现离开了于雪就像大树离开了根,没有一点的归属感。

他跪地求着于雪看在孩子的面子上,不要离婚。赖在于雪和儿子身边不走。

于雪又盯上了干洗店的生意,又忙得分不开身照顾儿子。看着徐小光一付浪子回头的样子,天天围着厨房,孩子,和她的转。她又心软了,只要儿子过得好,比什么都强。

就再没有提离婚的事,她在外边打拼她的事业。徐晓光找了个轻快的工作,更多的时间照顾家和儿子。

如果没遇到周远山,或许于雪也就这样和徐晓光过一辈子了。

那天店员休息,于雪一个人在店里无聊的看手机,周远山提着两件一看就不便宜的衣服送了过来。

要了于雪的微信。一开始,是因为干洗的衣服,后来聊着聊着就聊出了感情。

相较徐晓光的腼腆,周远山可谓是舌绽莲花了,一句话,一个段子都能哄得于雪心花怒放。

再加上时不时就会给于雪送束花,节日精心准备份小礼物。

让于雪的心里感受到了少女初恋的美好。她的重心也就不自觉地失衡了。

他们保持了一年多的情人关系。有了周远山的支持,她又开了一家分店。

爱情顺风顺水,事业红红火火。于雪的生活可谓是春风得意。

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徐晓光可能早就知道,他只是装聋做哑。可是他们上高中的儿子却受不了这个。

当周远山开车送于雪回家,下车两个人亲吻告别的时候。儿子就站在了对面。转身跑上楼,于雪追到了家里。

儿子和她大吵了一架。冷冷地问她:“你的心既然不在家里,你们为什么不离婚,在我面前演什么戏?我不要这么畸形的家庭。”

既然这把刀插进了儿子的心里,她也想和周远山过后半生。就和徐晓光离了婚,儿子远择了和徐晓光生活。于雪把房子和车子都给了徐晓光。只要了两家干洗店。

她一直天真地以为,周远山爱她入骨。当她离婚后,就飞奔向了周远山。

没想到,在他知道于雪把房子,车子都给了徐晓光后,和她大闹了一场。

虽然两个人闹得不愉快,但是很快周远山又把于雪哄好了。

于雪一直想和周远山再组成家庭。可是周远山却一直回避,总是和于雪说,现在两个人不是很好吗?有了婚姻的束缚,大家过的日子就不开心了。

这种若即若离的生日,让于雪十分的没有安全感 ,可是她又舍不得离开他。

两个就这样纠缠了快两年。周远山一直各种借口吃的花的都从她这拿。

直到高利贷找到她还钱,她才幡然醒悟。原来周远山接近自己,原来都是有所图谋的。现在他跑了。把一屁股的债都甩在了她的身上。

两家干洗店被迫关了门。她流落到了街头。

后来一个以前很要好的姐妹在外地开了个TKV 邀请她去做管理。

她也想逃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。

临行的时候,她给前夫徐小光打了电话,让他好好照顾儿子。

没想到她临上车的时候,徐小光还是带着儿子来送她了,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徐小光给了她两万块钱。告诉她,在外边不容易,有点钱也好傍身。

就在她转身准备进站的时候,徐小光又叫住了她:“我要结婚了,我想得到你的祝福。”

于雪,强忍着内心的酸涩,提起嘴角笑了笑,给了他一个拥抱:“祝 你幸福。”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人生没有回头路,只要选择了,就要走下去。

世间也没有如果,人和人之间一旦错过了。一生就都再无法回头了。

下一篇:爱情的味道(情感短视频素材)
上一篇:夫妻感情靠双方经营,不做好这些,夫妻关系难和谐(夫妻感情靠经营)
相关文章
评论
返回顶部小火箭